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内训市场预测 内训师试讲 内训新闻写作 内训 E-learning Henri Fayol 内训培训网公开课 内训动态

企业内训发展

主题对话环节:中国企业内训如何健康良性发展字号

  施星辉:各位尊敬的嘉宾、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接下来的论坛分两部分,第一个部分探讨一下中国的企业内训行业走到今天,展望未来十年如何持续、良性健康发展?第二个话题,我们要探讨一下,因为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归根到底要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创新,那么从我们的角度探讨一下,我们的客户企业家群体,特别是经济下行时期他们需要学什么?怎么来学?接下来隆重介绍参加本次论坛的各位嘉宾:有请汇聚控股集团董事长俞凌雄、听智教育训练集体团体张志诚先生、思八达企业宁静远先生、胜者企业管理集团执行董事周新棉女士、上海吃亏是福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正耀、北京中智信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敏先生、纷享科技董事长罗旭、学习型中国杂志秘书长刘洁女士,北雁商城王立东。

说实话跟大家说一下,之前我们跟各位嘉宾没有做深度沟通,我想既然是头脑风暴就现场发挥,接下来有些问题可能比较直接,我希望在座各位嘉宾能够尽情绽放,讲出自己当下的想法。首先开始第一个话题,关于中国企业内训业健康良性持续发展的问题。因为在座的各位要么就是培训公司的掌门人,要么是在一线的内训讲师,要么就是周女士是投资培训公司的。我们东哥也是做实业的,深度参与了培训公司的发展,包括刘洁女士。可以说大家都是和培训行业紧密相关,紧密相连的。首先有一个问题,请问大家在即将过去的2012年,在你们的印象当中,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你们所深处的或者说你们所感受的内训行业的年度特征或者现象的话,你们各位用什么样的词?

  俞凌雄:百家争鸣。
张志诚:中国经济真的冬天可能从明年开始,给我的感觉面临未来的发展,中国的企业需要再次激活一个词的话就是蜕变。
宁静远:与时俱进。
周新棉:精彩。
朱正耀:正在改变。
施星辉:改变的方向是什么?
朱正耀:从培训角度来讲,首先是企业文化的沉淀。
王立东:在问题中发展,在发展中提高免疫力。
刘洁:我觉得创新和专业,一个词就是专业化。

  施星辉:我发现其实每个人刚刚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是临场发问大家都若有所思。刚才这几位也没有展开来讲,我们可以听一下,比如说俞老师,什么叫百家争鸣?

  俞凌雄:就是竞争白热化。到今天为止这种竞争格局会淘汰一大批没有实力的内训公司。今年小公司全部下滑,很多大公司业绩也下滑。
施星辉:听起来俞老师说这个话的时候很从容,听起来业绩应该不错,有什么分享的?
俞凌雄:增长也增长了,但是增长不大,大概增长20%左右。

  赵总:中国企业家目前经过大家的不断努力,大家学习的状态和心态全部打开了,每个企业一直在寻觅到底是什么样的方法可以让企业真的长久,可以让企业所有的员工,怎么能寻求一种方法让企业走的更远,所以目前做内训行业的从业者来讲,我们企业的出发点就是要给企业家传输这方面正能量。

  宁静远:刚结束全国的一个公司立法的座谈会,那个会上提到了一个阶段,与时俱进背后,本身的平台所有的思想和智慧是创业的智慧,这些智慧焕发到企业必须要回到这个群体和平台。所以永远跟跟着企业,思八达的模式就是帮助企业家建立他的模式,永远根据顾客的需求和节点不断的演变自己,变化自己。一个企业永远是与时俱进过程的,明年2013年我们永远秉承每一天的节点和步伐服务好每一个顾客。

  施星辉:思八达的创新的逻辑和思路,和一名比较有名的广告语叫因您而变化,这个您就是客户的意思。周总的公司是在香港的一个大型投资机构,现在也进入了内训行业,您认为培训行业2012年走的怎么样?

  周新棉:竞争白热化,注意淘汰的过程,就是课程各方面的研发、经历,从胜者,我们投资者角度看这个行业,狭隘的说这个行业,为什么我们看好呢?因为胜者投资过程中它的增长力是超过100%的,而且在全国市场布局中,我们增长的非常快,本来我们配备了一些资源,我们以为成本会很高,结果很低。所以今年一年整个全国布局分工,份额增长了两百多倍。再加上各方面课程支撑的完善,学员的促使,所以我们很看好。

  朱正耀:刚刚在讲趋势在改变,其实我讲的就是趋势是在回归。更多的在内训业或者文化传播角度市场领域当中,我相信更多的是一个回归自然,回归本性,回归人民,这是一个趋势。因为教育本身更多的是人性的本质,所以我相信在未来的趋势一个是符合本性的趋势,所以我想未来得发展更多的是中华优秀文化的竞合、企业的发展如何跟企业文化结合,是在今年特别明显的一个转变的契机,未来会更明显。

  王立东:台上都是内训界老师级别的人物,我是代表台下的观众是学习的接受培训的,我是一个企业家,客观角度我是这么看,中国的培训业确实存在着问题,但是它又充满了希望,我看好培训业。不信看座在台上的代表多从容,像过冬的样子吗?即使说存在的问题那也是发展中的问题。像修涞贵老总一样,就是在修正中发展,在发展中修正,没什么大不了,我想一切都很好!

  俞凌雄:市场大不大,能不能做好,大家可能会说好听话,培训业是走下坡路的,竞争到极致一定是淘汰,整个培训量一定会减少,最后变成几个培训公司服务几个大公司。未来培训公司就是服务大企业,作为大企业内训的服务商提供服务。所以中间会有很多转型、创新的理念。没有说我们想象的这么乐观或者好看。如果咱们还是再谈两句好听的话,以前我们很多学者上来说专业化,今天看到多少专业化的企业倒闭。为什么?因为国家在做产业升级,你就明白过去做了那么多专业化,你没有看到国家产业升级,大环境不支持你,一定不会成功。所以任何一个产业大环境前提下,环境没有了必须要面对现实要创新否则就是盲目乐观,最后会走向毁灭。

  刘洁:我刚刚为什么提到专业化呢,因为我觉得2012年来说相对之前教育培训行业更系统,更专业化。教育培训行业前期发展跟其他行业相比有所区别,主要依重于个人,学习型中国捧红过很多老师,或者某个平台他红了,自己创办培训公司就产生了。事实上今年整个来说,大家可以看到个人的小培训公司越来越少了,而集团化的培训公司越来越多。其他的行业一般来说一个人是无法完成从招生到培训全流程,教育培训行业有可能完成,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教育培训行业都比较注重企业团队对客户深入的研发,对产品深入的研发。对产品要有实效性,对客户要有帮助,才能长远发展。以后中小微企业会越来越少,因为优胜劣汰,留下来的都是强而大的企业,作为内训企业也是有系统针对性的才能服务于大的团队。所以接着俞老师的话来说我是赞同他的。

  施星辉:你是认为企业必须走专业化创新的道路。

  刘洁:也不一定是完全系统化,从专业化无论是服务行业专业化,从服务行业或者服务某种区域专业化可以深度的挖掘。从专业化培训角度做的话,也还是有小的培训公司市场的。

  施星辉:其实培训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任何一个新兴产业都有可能一下出来好多企业,它有一个不断的深入的过程。刚才我的理解俞老师的观点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对这个行业所面对的市场规模、总体规模,以及长期来看我们企业客户数量在减少,市场规模其实有一个萎缩的大的趋势。领域就是从短期来看,行业内部的整合、洗牌,小的公司甚至空间比较小。我想请问宁总,因为思八达公司在培训行业规模、口碑都是比较领先的,您怎么看待俞老师讲的这两层观点。

  宁静远:判断是依据顾客来的,企业创办也是根据顾客需求演变出来的。其实大家都在一个大的盘子里都是服务业,无所谓培训或者教育。所以你只需要根据用户的需求演变你的模式,无所谓经济下滑还是上升,关键在于内功就是怎么贴近顾客,贴近顾客的需求,一个是走进顾客,一个是感知顾客,走进顾客的需求,感知顾客的心态。深入的时候会发现是一片更大的广阔的空间,有无数的点可以服务他,现在没有更多的创新的点去更好的服务他们。所以作为一个产业的前身,思八达走过来我们一直在做自己的企业,而不是说我们在台上讲一种思维,我们是在饯行一种思维。服务好每一个顾客,包括我们董事成员也一样,一个顾客有意见,我们必须第一时间顾客什么原因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必须第一时间要了解顾客会不会对这个行业,对这个行业对公司失去信心的感觉。所以永远只需要抓住顾客、解决顾客,与时俱进,从顾客中来,到顾客中去,自然你的产业会在你的心中慢慢扩大。

  施星辉:宁总的解读也让我有所启发。
俞凌雄:宁总讲的非常好,刚才主持人提的是培训产业,如果从培训产业扩大变成服务产业这个问题没有问题,因为产品创新所有问题都可以过去。但是从产品培训来讲可能户遇到问题,宁总讲的非常好,内训产业定位成服务产业,所有培训公司不把它定成培训公司,定成服务公司,那一定会发展很好。以前我们定位教育形成的,现在把教育去掉了,我们把自己定位成是一个服务公司。所以我们现在对外的宣称就是汇聚控股集团。

  施星辉:看起来因为思八达过去在我们行业中处于领先的位置,处于行业领先位置其实带来更多的是视野的开阔。我记得有一本书叫《营销想象力》是哈佛教授写的,是让企业打开视野。走的意思就是美国的企业铁路工业,如果搞铁路垄断,还是传统项目没有走出铁路行业壁垒的话,可能发展不大。后来说铁路公司本质是什么,是提供运输服务的,那么它的经营边界就拓宽了。刚才这两位掌门人提到了其实企业培训行业之所以现在还在不断的发展,主要是现阶段客户的需求。随着未来在座企业家成长发展的需要,应该说整个企业就是服务行业。
朱老师刚才频频点头,您有什么高建。

  朱正耀:宁老师讲的行业有优胜劣汰,这是必然的。我们做企业内训是两年的时间,优胜劣汰,什么叫优?很多短暂现象不要看太多的变化,比如修总讲的,我们企业追求利润不是根本,我个人认为行业不管哪一个年代,哪一个时机都会有优胜劣汰,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吃亏是副崇尚六个字的理念,正念、利他、厚德。就是自己种出来的东西不敢吃不要给别人吃,自己种的东西不敢吃不要卖给别人。我们今天得到的所有的结果好与坏都是你重的结果。

  施星辉:吃亏是福朱总的公司主要是把传统文化和企业管理做一个结合。另外他讲的一个问题,概括起来,未来决胜优胜劣汰的法则是什么,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请王立东,他现在也把自己的商业中的经验和智慧向同行分享,某种程度来讲也是在内训业踩了一脚,您怎么看待?

  王立东:其实我还是学习,江湖人称学习专业户。站在我的角度,我仍然看这个行业它虽然存在问题,但它充满希望。要说它不存在问题,我们既感激培训公司,又反感培训公司。感激它出于这些年的学习,无论哪一家公司对我们是有帮助的。我是受益者,但是同时也反感,反感他们的一些做法。比如说他们承诺的太多,说的太大,有些培训公司讲师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使我们觉得他很高大,但是他们确实不能成为救世主。但是他救了我们很多企业,这是事实,我们要感谢他。反感是一些营销手段,你反感他,我们也有人反感,企业当中也有人反感你,所以这件事不能孤立的他存在多少多少问题。老师说了两句错话就不能说是老师了,我还是尊重这些老师。所以第一句话就是他们存在问题,老师要乐观一些。第二句话就是充满希望。中国不是缺少需要,企业需求是无限大的。因为现在培训公司给我们提供的服务还远远不够,还处在一个通吃的局面,他们说什么都能解决,实际上不能解决很多问题。比如说落地的问题,有几家落地?这也不影响我们对他们的尊重。因为我也要成为这个行业中的一员,因为我觉得这个市场巨大,这个职业神圣。如果我不是受益者,不想受益你也做不到这个现场。所以说我们要对这个行业充满希望,他们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我说中国培训业有他们在充满希望!

  施星辉:东哥对培训业既感恩也想加入这个行业。我们今天的刘洁女士对东哥的感想有什么感想?

  刘洁:他是爱很交加。所以还是要回归到刚刚说的,如何要做的不爱很交加。怎么真正的把培训能够落地。

  俞凌雄:我们很多企业都想落地,培训是提升,老板如果奢求交两万块就想落地,这是痴心妄想,多少钱能落地?交一百万做咨询,这个能落地,又想落地,又不想交钱?哪有这样的好事呢。

  刘洁:无论是老板也好,在企业里面是要负责把你最新的观点,你的企业愿景目标计划更好的传达到你的团队是把基本的智慧和知识更好的传承下去。在企业里面他们要有整个系统的内训体系和思想。反过来看一下,在世界500强,中国前100强的企业,有自己的培训大学和培训部门和培训体系。所以刚刚说培训,不仅仅在培训这个行业,在整个企业界都是一件非常值得重视的事情,也是企业长远发展的关键。

  宁静远:有一个最好的办法,明年评比就评有多少家落地了。

  施星辉:在座如果看到我们杂志,会看到我们这期有一个排行榜,第一年做,不太成熟,特别希望听到来自于在座各位的声音。

  宁静远:未来整个趋势里面需要走到一个很真实的局面,很真实的面对自我,面对这个行业,这样的方式才能有利于这个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俞凌雄:我觉得老板一定不要以为一学而就,像烧开水一样,烧到90度还不够,要继续烧,沸腾为止,才能回归到无我的状态,升发出有我的状态。所以老板学习一定要持续。

  赵总:其实现在作为内训行业每个公司都在成长,作为中华民族500年智慧作为教育内训行业,天智教育训练一直把以中华民族500年的智慧激活运用到中国的企业里面,这是我们对中华民族的子孙要做的事情。现在很多企业在学习方法,但是任何方法它的思想境界没有爱国境界,没有爱家境界,没有爱这个企业缺乏的是长久的发展。一个企业有道而没有术,那么这个企业不会长久。我们要让中国企业成为一个被尊重,有尊严,而且在世界之林站得住的企业家,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施星辉:我们这本杂志创刊一年半我走入了很多课堂,跟在座很多人掌门人有接触,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聊这个话题有关的是,中国的企业家的发展到底学什么?过去十几年我们中国企业所谓大的标杆企业都在向西方学,你觉得现在中国市场环境下到底学什么最管用?最容易落地?

  朱正耀:刚才大家谈到学习,学习的目的是什么?很多人学了之后是想拿到成果。当所有人要拿成果的时候回头想,树上的果子是怎么长出来的?我们找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找到那个,如果没有根,树叶再怎么茂盛,树叶再怎么保护,根坏了是没有用的。所以未来学习学什么,首先是学“根儿,不管是西方文化还是中国传统的思想,我们为什么不回头看看中华的500年文化呢?为什么看西方的短短300年呢?300年能帮助我们吗?也许短期能,但是未来一定是真正的捡起我们老祖宗的问题,真正的创新是传承。现在为止科学没有超越过易经。我们5000年文化为什么生生不息,是有道理,追寻一个规则,这个规则是永恒不变的,当我们找到这个规则的时候,其实今天做 企业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我相信你可以看到管理不是复杂的,做企业不是纠结的,是幸福的。我们人生追求的是幸福,渴望未来我也相信今天台上所有内训界的朋友们已经站到一定的高度,已经意识到这样的重要性。未来真正能站在中华内训界的就是把中华文化捡起来,让文化说话,让我们的人生、让我们的事业真正的感受到幸福感。

  赵绪:我们知道如果中国文化我们叫取其精华,弃之糟粕。大家发现一直在追寻到底哪种模式适合发展?我们中华炎黄子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智慧,作为领导者应该真正提高本身的领导力,作为下层员工如何在企业中发现发掘他的动力?如何挖深,这是中国文化最能激活的一个项目

  施星辉:思八达内部有一个词叫根本,根本我的理解市第一要有一个根,把根留住。

  朱正耀:所有人学习就是想马上拿回去好用,这个事情不可能。拿回去就有用的一定是骗人的,很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事情会很快的,一棵树要长成是需要很多年的,而且果子是需要时间的。我们对文化的认识,没有相信文化的信念,你不相信就没有用。一棵树长成那么大,一阵大风可能就没了。

  施星辉:我感受到朱总在讲的时候对传统文化的热情感染了我。我知道思八达智慧对课程,我自己琢磨这个词,说到智慧,我们都知道IBM提出了智慧星球,是说整个人类要为自然环境负责任,要有可持续的未来。后来发现英文词叫Smart,是偏智能的意思。智慧这个词更多的带有东方的,中国的色彩,宁总您怎么看待根本这个问题。

  宁静远:学习每个企业家应该有一个方向学习适合自己的。但是像我们今天座在台上听这些老总和每一个企业家讲他的历程过程中都是一种对照,是一种学习,感知到企业家的经历。比如说丁总说企业家富了,但是我们没有获得贵,没有获得贵背后的那种尊重。我们企业家需要通过学习产生碰撞,跟台上人产生激荡,这种激荡是能给我们一个范围、一个思维、一个方向,试境界。我们在饯行中有一个心得,学习是三个方面,学习可以触动让自我思考;学习可以引爆自我感觉;第三学习可以让自我生发,自我创造。这三种方向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把握这三个方向,只要能让自己引起共鸣、思考思辨的,那么任何人在台湾上面讲你都可以得到。另外也可以找回自我感觉,因为创业初期白手起家,回头建议大家看少年派,一部电影真正演示信仰的力量,只要人在神就在,你就是主,你是老板,是主宰。它能唤醒你的思维意识,生发出你的思想、系统、管理模式、你的体系。这样你的企业可以永远的在一个节点培育公司,离开所谓台上的老师。

  刘洁:刚刚说的是学什么,如何学。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一年一度做成功论坛,我们在做策划的时候就在想今年到底跟企业家提供什么样的话题?提供什么样的选题?我们论坛的口号叫做智慧信仰开启幸福人生。其实每个人学习的结果是想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幸福,想自己的企业变得更幸福。到底如何学?什么才能让自己的企业变得更好呢?比如日航公司的老板,本身也不是专业的,半年时间能把日航扭亏为盈,这就说明很多知识是相通的。他首先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跟基层谈心,让每个人意识到日航真的非常危机了,如果每个人不认知到这些可能日航就完了,你的职业生涯也就完了,让每个人从内心感觉到这点。他一个月开了17个会议,中高层传达这样的思想。讲到不亚于任何努力的工作的根本思想。所以经营哲学角度,经营根本哲学要传递给大家。
大家知道现在网商很火,这有没有影响传统企业?现在微博时代到来,怎么通过新媒体对企业进行传播。所以第四个模块我们选择了战术突围。像宁总说的,没有学习任何一种思想或者一种方法到你的公司就是套之很准的。一定是在于自我生发,有所感悟,找到适合自己企业的。因为每个企业老总讲的是适合于他企业的资源或者定位于他的行业。我们年底的论坛也是一次智慧的大碰撞,一些老总自己平时开会的时候可能五、六个人,每个人视野差不多,所以他们的思想深发出来也是有限的。我们年底学习型中国论坛会请将近60位企业家讲他们的成功观念和思想。这次柳传志柳总会过来,他们的全球视野,他们的认知观我相信大家都是很好的碰撞。

  施星辉:一直以来我有一个观点,其实企业学什么,比如说他学道或者学术,另一方面也可以是结合你的阶段,还要结合你的行业,自己企业阶段。很重要的要结合自我。所以宁总讲的跟朱讲的是互补的。一个是道,中华文明500年,我们作为传承怎么去选择跟我们靠的最近的?就是跟我们的内心,跟我们有可能感觉到更接近的东西。俞老师的观点也是关于学什么的问题,就是核心和外围分,什么是核心呢?

  俞凌雄:学习很多人喜欢到处学,学很多,实际上学什么比什么都学更重要。我们要对有限的人生去探索无限的知识。比如老板学什么,老板只需要学规律,不需要自己去研究术的能力,但是能看到这个术是对还是不对,这才是老板。我们不仅要学自己的5000年文明,也要结合外国的文化。比如我们做的一个项目基因项目,能把癌症消灭,这个项目即将会超越苹果公司的市值的记录,这个东西是中国比较落后的,我们必须向美国学习。所以西方的术和我们中国的道结合。老板学道员工就学术,老板不需要具体做事,老板必须看懂具体做事的人对还是不对。
所以老板第一必须不管是什么老板要把企业做大,第一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老板之所以企业做不大不是能力不足就是遇到困难的时候挺不住。老板第二个最重要的是境界,高度、格局、四维体系。降服普通人靠的是境界,我个人建议,我们学习型中国必须跟某一个内训论坛,必须请八万家内训企业掌门人给他们上课,怎么内训,这个行业才能良性发展。所以我们一年半开始汇聚转型,老板是学习以后掌握了核心发展,团队不落地任何企业没有未来。汇聚一年时间就打造成团队为核心的公司。目前为止转型非常好。为什么需求量这么大?因为老板需要整个团队能够快速成长,所以老板学道、员工打造术。否则不用说国家产业不升级,不转型就算不升级,不转型市场竞争都会搞死。还有一点说明,能大一定能赢。比如思八达规模最大,一定是有价值才大。所以不要看人家比你大就不服,你要学他如何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这点上,我希望所有的企业家能够做到企业只有为客户创造价值,它一定会大,所以凡是大的公司,比如华为,他没有客户创造价值把?打死不相信。如果这样的公司我们都不服服谁?我现在发现多数老板心态不好,很多人觉得某些人不谦卑,告诉你们,你们觉得不谦卑的都谦卑,你们觉得谦卑的都不谦卑。谦不谦卑不是看表面说两句谦卑的话,我们评价谦卑第一成不成英雄,第二有没有向比他更大的人学习,如果这两点做不到所有的谦卑都是空谈。

  施星辉:我觉得俞老师提的一个观点,特别是在当下,整个经济大形式不太好的前提下,挺住就是一切。挺住靠什么,不仅是靠实力靠信念。他也讲了境界中很重要的就是谦卑和幸福。

  俞凌雄:我指的意思是信念、谦卑、境界、格局这个道上突破才可以,老板不突破人才进不来。

  施星辉:我想问问东哥,您这么多您在不同的特长,学了很多好的东西,在座各位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从你的角度来讲,从过去你所学的内容这样的一般过程,你在什么阶段学了什么东西?现阶段又想学什么?这个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

  王立东:学习就像吃东西一样没那么复杂。你想什么就是你需要的。还有一个你能不能消化?第三个就是对你有没有用。我从17年前开始自学,我想不学自己现在就没能量了。6年前,因为公司在迅速发展,我的境界和我的能量已经不够了,又出来学习。所以我一直感激内训公司,我6年来其实收获最大的是什么?是思维方式的转变。原来认为不行的事,原来认为对的事都不对了。让我改变了一种思维方式,把消极被动的狭隘的变成了积极的这学习这几年学习最大的就是思维的改变,这还不够吗。其实不是学什么方法,跟孔子学什么种菜呢?我一直学他们的思维方式。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具体的需后,比如说方法,比如是技术,我们不要谈教务,谈内训,内训不仅仅是道,今后内训多元化一定是未来的大市场。今天上午论坛也说到,德国的技术工大专生的内训,中国需要大量这样的人才。
当年咱们的抗战大学,我党有一个办学方针很好,第一句话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第二条,艰苦朴素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是一种经审计一种作风,第三条灵活机制的战略战术。中国八年抗战死了208名少将以上的将军,黄埔生163名。可以这么讲抗战主战场是这些黄埔生带着打的。但是看黄埔军校和我们的抗大是什么样的学苗,学苗80%来自于农村,他们学习最长40条、最长80天。那么就是那一批农民,接受了40天最长8个月的内训,他们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精英。我希望我也真正的相信,未来的内训业会有一天,有这样的办学理念,有这样的内训机构,有这样的未来。

  赵绪:东哥一直讲对培训业就是又爱又恨。

  王立东:一味爱和一味的恨都不好,我对我的爱人都是又爱又恨,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赵绪:最近刚开完十八大,我们会发现中国是是每个企业要深思熟虑的,中国伟大领袖,大于治水采用的不是堵而是管理。所以未来企业家们一定要结合自己的方式方法,西方可以闲暇之余品尝,真正的正餐一定是中餐。谢谢!

  施星辉:接下观众可以提问,开放三个问题。

  提问:台上的各位老师好!听了几位老师在台上讲,在座各位对我们中国内训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是台下的代表,我有一些想法和心声想跟在座老师沟通一下。首先我是这么认为的,这么多的老师做内训,中国千千万万的企业,你们说培训出来的企业未来将在中国的大地上发挥及其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希望不能误人子弟。我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在座各位你们所传承的交给我们,比方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儿来,目的就是想听到很多成功企业家的思想精神,特别是作为在座的内训机构你们作为掌门人,所领导的方向和你们的领受的重要性。我的心声是希望,在座的内训机构当中,能够成长出一些大师级的内训机构,像北大清华那样。现在有些时候我们看见的是什么?
很多的理论听起来都非常正确,但是现在的确很缺少系统性的。比如说石头好我就拿石头,整个屋子都是,怎么堆积起来呢?所以我们真正需要大师做非常专业的内训,可以分门别类。我的心声就是在座各位,在这个潮流中,你们所做的非常优秀出色,做的很好,但是还有很大的空间,你们的使命极大。因为很多希望就寄托在你们的身上,你们的责任可想而知。谢谢!

  施星辉:感谢刚才那位企业家,他也讲出了在座朋友的心声。

  俞凌雄:我觉得一个企业家要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能力,这是一个企业家应有的能力,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我身边一大堆老板,抛售我的好朋友学儒道企业都没有做好,因为老板没有自己的主见。我刚刚去美国哈佛大学演讲,副校长听了我的演讲邀请我参加明年的论坛。给我的感觉是美国什么东西都在学,第一在学法制化。企业必须法制化,人才不是因为你钱花少了,是他感觉不公平。所以老板一定要打造一个法制化的平台,让全线的人才为你所用。我到苹果公司,学习为什么苹果能够制造传奇,,为什么乔布斯能制造苹果,很简单,那个地方是一个允许人创新放纵,允许人有主见的地方。而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我们在讲孝道的同时虽然得到了安全,政策的稳定,家庭的稳定,但却抹煞了员工的创造力。也就是说,爸爸说的是对的,结果儿子就没了自己创新和想法的能力。而美国那个地方,老师讲课的时候学生可以反驳学生是对的,老师说我给你高分目前。这些方面中国必须改革向美国学习。但是我们在智慧层面必须要传承我们的本质。创造一个法制化平台,人才才能进来,一个没有民主的企业永远没有人才。

  提问:我来自中国的呼伦贝尔的,是做互联网的。我有不同的想法,所有的内训界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好东西,但是拿过来适不适合你你自己选择。一个老师不会对学生结果负责,不会对企业负责。市场化像装房子一样,需要什么从市场拿什么,布置出来是自己的家。

提问:接着刚才这位企业家中国5000年文化,外国300年文化,这个说法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因为外国宗教文化2000年,希腊文化也很长时间,怎么能说西方文化是300年呢。

第二点,中国甲午战争失败,失败在哪里?我想是儒家文化输给了儒家的传宗。日本二战中输给了美国,可能就是日本的文化输给了美国基督教加科学。100年前的韩国很差,现在韩国发展很好,现在韩国40%、50%的人是季度图。

  俞凌雄:不要长人家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要说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中国事实上发展才30年,超越西方20年。我们中国有好,外国也有好的,我们将所有好的东西能够辨别,取其长避其短才能长大。我认为李小龙认为全世界武功结合才是全世界定一。一模一样不管中国还是国外的都有优点和缺点,我们将所有国家优点集一身,去实践,我相信我们才是最大的。

  施星辉:在座的一个是赵总,一个是朱总,因为涉及到传统文化,你们两用一句话对刚刚这三位企业家提出的困惑简单回答。

  赵绪:未来的世界中国一定会第一,我们拭目以待。

  朱正耀:中国讲两个字,就是中庸。兼容包容才是万物,为什么要提到中华传统文化,核心就是断层了,我们已经上百个世纪的断层,必须要有更多的强化,重新重视文化,而文化不只是这么一点点,而是非常广泛的。文化是从人的行为和心智出发,这是一个根的东西。中庸才是和谐之道。谢谢!

  施星辉:最后让参与今天论坛的各位嘉宾每个人用一个词来说一下关于2013年你们是怎么样的心态或者怎么样的心情?展望2013。

  刘洁:内训行业就是用智慧和知识帮助更多的企业,帮助更多的企业打造幸福企业,打造幸福人生。学习型中国也是力求发现最好的智慧和思想,它是一个传播平台。

  王立东: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内训界我坚信未来充满希望!

  朱正耀:我相信民族是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复兴。

  周新棉:希望所有的企业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宁静远:学习的是知识练习的是智慧。

  赵绪:希望2013年是我们企业重新开始,未来我们一路前行。谢谢!

  俞凌雄:我五年前做内训的时候有一个梦,这个梦是什么呢?就是让真正内训行业得到全中国企业家以及政治家的认可,并且能够得到他们的尊重。所以我发誓未来十年,我一定让中国的大富豪和政治家能够进入这行。

  施星辉:我们的峰会是首届峰会,今天的论坛把问题提出来,气氛挑起来,大家有一些沟通,时间关系没有完全深入的展开。在我们看来,我们这个杂志有一个使命就是我们服务聚焦企业家的学习。其实我们的宗旨都是为了推动中国的企业实实在在的在发展过程当中,能够更加顺利。当然,可能在过程当中,我们要经历一些挑战,我们会面临挫折,反思、碰撞,交流但是学习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对于我们这个会议来讲,我们有一个大的目标,每年在这个会上,一年一度的去跟大家分享年度的企业学习的方案,年度的企业学习的精华。谢谢大家!

彼得·德鲁克-八个目标 第五项修炼 第04章 第五项修炼的微妙法 彼得·德鲁克警句 松下幸之助 管理内训 口才 

天道启科内训

山东农行内训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