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北京市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行政许可实施规定 职业资格认证 劳动合同法 最低工资 工资

德国最低工资

德国最低工资标准统一战背后的左右翼之争

  2013年德国大选落幕后,获胜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DU/CSU)便与社会民主党(SPD)开始了联合执政谈判。各方在社会民主党坚持的关键条件“统一的法定最低工资”上达成了妥协,并写入了联合执政协议。该协议规定,德国将尽快立法,最迟于2015年1月1日开始实行标准为每小时8.5欧元(1欧元约合8.04元人民币)的全国统一法定最低工资,未来还将进一步上调至10欧元/小时。

  德国劳动部部长安德雷娜·纳勒斯近日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关最低工资的草案仍在有序制定中,但她反对将18岁以下的就业者纳入享受最低工资标准的人群,认为后者属于目前争议颇多的“例外规定”群体,即不享受最低工资保障。理由是,很多德国年轻人更愿意找一份待遇不错的兼职工作,而愿意接受职业教育的年轻人在不断减少。

  在德国,目前并没有一个法定的全国性的最低工资标准。一直以来,都是各个行业的雇主协会与对应工会进行工资集体协商,确定一个适用于本行业或者本行业若干企业的最低工资标准,所以最低工资标准一直都是雇员和雇主协商谈判的产物。因此,各个行业的最低工资标准高低不同。而且几乎所有生效的工资协议都有一高一低两个标准,分别适用于德国西部和东部。

  地方倒逼中央

  制定统一的法定最低工资是代表普通民众利益的德国左翼各政党长期以来孜孜追求的目标,而代表雇主利益的右翼各政党则一直持否定态度。

  社民党在2007年就计划通过立法建立一个统一的最低工资标准,但是未能得到当时联合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的支持。但社民党人没有放弃,他们转而从地方立法开始入手。经过努力,社民党在其执政的汉堡市市议会最先通过了《汉堡市最低工资法》,标准为8.5欧元/小时,于2013年6月开始施行。接着在社民党主导执政的柏林也出台了《最低工资法》,标准与汉堡一样,并于今年1月开始施行。同时,社民党抓住了基民盟急于寻求其作为联合执政伙伴的机会,迫使6年前拒绝该建议的基民盟妥协同意了设立统一的法定最低工资。

  可以说,社民党以持久战和地方倒逼中央的战略,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使法定最低工资成为了社民党近年来最具标志意义的“政绩工程”。

  忽视东西部差异

  尽管统一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已提上政府议事日程,但不少德国经济学家对法定最低工资提出了批评。在德国东部的纽伦堡大学,长期从事劳动力市场研究的莫勒教授认为,统一的8.5欧元/小时对于东部地区来说过高了。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德国东部的城市中,如波兹坦、莱比锡等,普通酒店餐饮业的工资标准基本在6~8欧元/小时,确实离未来法定标准有不小的差距。另据德国经济研究所稍早的数据,德国有17%的雇员工资低于8.5欧元/小时,若按照东西部划分,西部为15%,而东部高达27%。这表明,对于东部的雇主们来说无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

  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专家卡尔·布伦克则指出,法定最低工资制有时不仅无法消除贫困,反而会造成收入分配新的不公平。此外,法定最低工资还将让服务业中的小企业主们承受巨大的经济负担,这会导致餐饮、理发和出租车等日常服务业的价格上升。

  谁属于“例外规定”?

  由于大框架木已成舟,于是法定最低工资的反对者们似乎想从“例外规定”入手,借此打开一个“后门”。当初基民盟被迫同意社民党的条件时,在联合执政协议中仅约定了公益义工属于例外情况,不适用法定最低工资。

  基督教社会联盟(CSU)主席霍斯特·瑟霍夫最近提出,短期工、实习生、公益义工以及退休人员也应作为例外情况。这一站在中小企业主立场上的提议,立刻迎来了企业界的掌声。据德国劳工部门的统计,瑟霍夫提及的这类雇员总数超过200万人。

  但这又让左翼政党和工会大为不满,纷纷攻击瑟霍夫不遵守自己刚签署的联合执政协议。从现在的形势看,立法中的“例外规定”未来可能成为各方斗争的焦点,只要法律文本一天没有最终确定,博弈就仍将继续。

唐诗宋词 全唐诗 唐诗300首 史记 孔子 孟子 四书五经 论语

企业最低工资规定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