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中信新员工培训 员工培训实战 北大起诉邹恒甫 于丹论语感悟 世界500强工作规范9 The Valentine's Day 娱乐圈

超女大戏落幕后:还能想唱就唱?

超女大戏落幕后:还能想唱就唱?

天天新报 2011-01-08 08:55:53


   2010年末,沉寂许久的超女传出两个新闻:2005年超女王贝因整容致死,2006超女韩真真先有出家的传闻,然后又自称还俗并且宣布要整容。回顾超女这7年,红火的只是金字塔尖的那几个,而大多数人在被PK之后,还在娱乐圈的底层挣扎。


李娜

  李娜 这个圈子没有安全感

  在2005年,内地歌坛已沉寂许久,娱乐工业呼唤新一代的明星,而“大众自娱自乐的时代”即将来临,几乎是第一次,中国观众有机会用投票来决定一个明星的诞生。生于1980年代头5年的年轻人正处在他们最好的年纪,据说这是没有历史包袱的第一代,可以单纯地热爱一些事情,做一些事情,又从小就接受了各种进化论,不害怕跳出生活,相信明天会更好,相信自己就是不同寻常的那一个。

  “人人都有一个梦。”李娜说起5年前的那场比赛。现在她的正式身份是北京文化馆的工作人员,事业编制,做一些声乐培训,在区内参加一些文艺慰问演出。

  超女比赛结束后,李娜参加了一段时间的商演,一个月六七场,总唱那几首歌,《我不是黄蓉》不知唱了多少遍,但演出商就喜欢这个。演着演着开始心里发慌,“当时就觉得,老这么演也不行啊,公司怎么不宣传我呢?那么多艺人呢,什么时候能排到我?”

  从这个比赛出来的女孩儿都有类似的梦想——要出专辑,开演唱会,最好是个人演唱会,甚至连对梦想的表述方式都是接近的:站在一个很大的舞台上,唱歌给很多人听。有时候你会想,是谁盗取了她们的梦,然后把它变得一模一样呢?

  2006年初,李娜和天娱解约。半年后,回家乡北京找工作。“这几年,超女出来的,就两种:第一种是混得很好的,前3名,那真得命里有吧,张靓颖她们都要上春晚了;第二种是被大家遗忘的。但也没有什么人肯放弃吧,包括我也是,不甘心转行去做别的,大家都还有一个梦想,一个不太能实现的梦想。上不去也下不来,因为有了这个经历,你甘心去做一个酒吧歌手吗?我是不甘心的。这算是一种虚荣吗?”

  说这话时,李娜脸上挂着无奈的笑,你能感觉到她对自己说的并不那么确信。网上曾有人总结“老三届百位超女的现状”,这些当年想唱就唱的女孩子,除去李宇春等成功转为一线艺人,以及回学校读书的,多数还在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商演,不断地签约解约,偶尔客串一些电影,出一张不太容易被人听到的EP。

  事实上,李娜正处在一个转变的边缘。3年前,她在博客里说:“结婚是我现在高不可攀的东西,可能是野心太大,不到自己事业有成时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现在她说,“我今年28岁了,我希望像正常女人一样有个结婚生子的过程,我不希望我的人生有所欠缺,不希望到40岁才生孩子。”

  但是她仍有些不甘,计划着情人节出一首单曲。她找到一个大公司的朋友,人家不耽误本职工作,还能带着她去做一些宣传,她把这件事视作30岁之前“再拼一把”。虽然自己的歌一直没出,但这些年李娜一直在设计,电脑里都写好了,第一首是什么,第二首是什么……“我太看重它了,我老想出一拳,重重的一拳……”

  她又宽慰自己,“如果你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做呢?没准你就能想开了。”“等什么时候转变过去,可能是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也许那种方式就更像一个正常的女人了,不是说我们现在都不正常,是这个圈子没有安全感,每个人都觉得不踏实,都得让自己怎么样怎么样。”

  巩贺 希望能杀一个漂亮的回马枪

  和4年前那个有一点点胖的“PK王”相比,眼前这个女子简直瘦得惊人——“减肥也不一定都是主动想减,有时候就是压力大,心事多,没有食欲。”巩贺说。

  巩贺是2006年超女沈阳赛区三甲,全国总决赛最后一刻被尚雯婕PK掉,没能进入10强。

  2009年初她和天娱解约,是被一家声称要捧她“做一姐”的小公司忽悠出来的,之后就没了下文。她一直没签公司,“从2008年商演就少下来了,因为2007年快男出来了,我们(2006超女)这拨儿就断线了。2007年的商演是2006年底排的,所以2007年还不错,没断过,但是从2007年底到2008年,就一下子没演出了,一下子没市场了。”

  和巩贺一个唱区,被她PK掉的王欣如似乎要积极得多。在陈冲和姚晨主演的《爱出色》里,她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主要任务就是在办公室里飘过来飘过去。解约以后,她也签过两家公司,一家极不靠谱;一家什么都好,就是没钱。2008年底,在北京飘着的王欣如突然有了个强烈的念头:不行,我要考大学!于是回到沈阳开始补文化课,第二年考上了中戏。

  从2004年到2006年,三届超级女声 以及其他模仿它的节目培养了一个巨大的选秀市场,但很快,这条通道又被资本和权力所淤塞——选手一茬茬地生产出来,每个人据说都是一棵苗子,都可能在这个圈子占有一席之地,已经很难反映民意了,却仍然要被收割人气。在这以后,至于你是想唱就唱还是不得不唱,成为王贝还是成为韩真真,是没有人在乎的。

  2009年超女更名快乐女声,仍吸引了一批老三届超女回炉参赛,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东西。2005超女赵莹想陪朋友再去玩一玩;2006超女巩贺准备充分,希望像当年的纪敏佳一样杀个漂亮的回马枪,她甚至准备好了,“只要进了全国60强就开始砸钱”。

玛丽莲·梦露 山东法官培训学院开设淑女班引争议 中国古代的同性恋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环球小姐培训

钓鱼网站培训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