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八 党内各种错误思想意识的来源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九 对待党内各种错误思想意识的

  态度,对待党内斗争的态度

  由于剥削阶级的影响,由于小资产阶级的影响,由于工人阶级本身有不同的阶层,由于我们党员社会出身的不同,所以在我们党内就产生各个党员间在思想意识上的差别,在观点、习惯、情绪上的某些差别,产生党员间在世界观和道德观方面的某些差别,而且也产生党员间对于事物、对于革命中的各种问题之不同的认识方法和思想方法。

  在我们党内,有一部分人,是能够从事物的发展的、联系的状态去看事物的;另外一部分人,却习惯于从事物的静止的、孤立的状态去看事物。前一部分人能够全面地客观地认识事物,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作为我们行动的正确向导。后一部分人中有些人只看见或夸大事物的这一方面,另外有些人就只看见或夸大事物的那一方面,就是说,他们都不是按照客观事物的发展和联系的规律,全面地客观地去看问题,而是片面地主观地去看问题。所以他们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不能提出指导我们行动的正确方向。

  因为各种党员看问题的方法不同,就使他们处理问题的方法也各不相同,就引起党内许多不同意见、不同主张的分歧和争论,就引起党内的斗争。特别在革命的转变关头,在每一次革命斗争加剧和困难增多的情况下,在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思想的影响下,这种分歧和争论也就必然更加激烈起来。

  所以问题的中心,不在于党内有无不同的思想意识,有无意见上的分歧,这是一定有的。问题的中心,是在于如何解决党内的矛盾,如何解决这种分歧,如何克服党内各种不正确的、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很明白,只有经过党内斗争,才能解决这种矛盾,解决这种分歧和克服各种不正确的思想意识。正如恩格斯所说:“矛盾绝不能长期掩饰起来,它们总是以斗争来解决的。”

  对于我们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有几种不同的人,存在着几种不同的看法和几种不同的态度。

  第一种人,他们没有看见或者不愿意看见党内某些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而盲目地以为我们党内没有什么不好的现象,因此,也就松懈他们的警觉性,放松他们对于某些缺点、错误和一切不好东西的斗争。第二种人,就只看见或差不多只看见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而看不见党的正确和光明,因此,就悲观失望,丧失信心,或者在看见这些东西之后,大惊小怪,使自己慌乱起来。这两种看法,都是不正确的、片面的。我们的看法,和前两种看法都不同。一方面,我们看到我们的党是中国最进步、最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政党,另一方面,又清楚地看到在我们党内还存在着各种大小不一的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同时,我们还清楚了解这些东西的来源,清楚了解如何纠正和逐渐肃清它们的方法,不断加强自己的锻炼,努力做好工作,进行必要的斗争,推动我们的党和革命前进。

  由于各种人的立场不同和看法不同,对于我们党内这些不好的东西,也就有几种不同的态度。第一种是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和敌对分子的态度,第二种是无产阶级立场不坚定和思想方法不正确的党员的态度,第三种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党员的态度。

  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和敌对分子高兴我们党内有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他们幸灾乐祸,乘隙而入,并想一切方法利用和扩大我们的某些缺点、错误和不好的东西,来达到破坏我们党的目的。有时甚至采取反对某种错误、拥护党的路线的形式,把错误弄到另一个极端去。

  第二种人也有以下几种不同情况:

  (一)就是有些党员同情和接受党内某些错误的思想,学习党内某些人的坏样子,以满足他私人的某些企图和欲望。他认为党内某些缺点、错误的存在对于他是有利的,因此,他也自觉地或者不自觉地助长某些缺点、错误的发展而加以利用。这是党内的投机分子和品质极不好的党员所采取的态度。

  (二)就是有些党员放任党内某些缺点、错误和各种坏的现象不管,而任其自流地发展。他们得过且过,而不愿和这些东西进行斗争。或者惧怕党内斗争和自我批评,认为这是对党有害无益的;或者对这些现象麻木不仁,不愿意看见这些现象;或者在对这些现象进行斗争的时候,采取敷衍了事、调和折衷的态度。这是对党责任心薄弱的党员,有浓厚的自由主义思想和犯官僚主义错误的党员所采取的态度。

  (三)就是有些党员对党内这些缺点、错误,对党内某些思想不很正确的人,抱着“深恶痛绝”的态度。他们随便地宣告和犯错误的同志绝交,企图一下子就把这些同志从党内肃清,驱逐他们出党。但是如果一下不能肃清,或者还碰了钉子的时候,就表示没有办法,悲观失望,感伤起来;或者就“洁身自好”,不管了,甚至自己远远地离开了党。这种绝对的态度,还表现在有些人对于党内斗争和自我批评的机械的了解。抱这种绝对态度的人,他们认为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要开展党内斗争,而且斗争得愈多愈凶就愈好。他们把什么小事都提到所谓“原则的高度”,对什么小缺点也要加上政治上的“机会主义”等大帽子。

  他们不按照客观需要和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来适当地具体地进行党内斗争,而是机械地、主观地、横暴地、不顾一切地来“斗争”。这是不了解党内矛盾的根源的党员、缺少办法对付党内分歧的党员和机械地了解党内斗争的党员所采取的态度。这种对党内斗争的绝对态度,在一个时期内曾经被党内的左倾机会主义者所利用。他们把党内的机械的过火的斗争,发展到故意在党内搜索“斗争对象”,故意制造党内斗争,并且滥用组织手段甚至党外斗争的手段来惩罚同志,企图依靠这种所谓斗争和组织手段来推动工作。

  我们所应该采取的态度,是无产阶级的态度,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和上述各种错误的态度相反,我们主张: (一)首先认识和辨别党内各种现象、各种思想意识、各种意见和主张,哪些是正确的,对党和革命的利益是有益的,而哪些又是不正确的,对党和革命的利益是有害的,或者争论的两方面都是不对的,对的应该是另一种意见和主张。经过冷静的辨识和思考之后,决定自己明确的态度,站在正确的方面。不盲从,不随波逐流。

  (二)学习、提倡并发扬党内一切好的模范和正气,积极赞助一切正确的主张和意见,不学一切坏样子,不受一切不正确的思想意识的影响。

  (三)不采取自由主义态度,不畏惧必要的党内斗争。

  对党内各种原则错误的思想和主张,对党内一切坏的现象,进行不调和的斗争,以便不断克服这些错误现象,绝不放任这些错误现象的发展,不使它损害党和革命的利益。

  (四)不抱机械的绝对的态度。把原则上的不调和和明确性,同斗争方法上的灵活性和耐心的说服精神很好地结合起来,在长期斗争中去教育、批评、锻炼和改造那些犯了错误但不是不可救药的同志。具体地、适当地去进行党内在各个时期各种原则问题上所必要的思想斗争,而不是主观地、机械地、捕风捉影地在党内乱斗一阵,也不是有“斗争”的嗜好。

  (五)在党内斗争中团结党,提高党的纪律和威信。对于党内某些已经不可救药的分子,给以组织上的制裁,直至驱逐出党。把维护党的团结,纯洁党的思想,巩固党的组织,看作是自己最高的责任。

  这就是党内一切好的党员所采取的态度。只有这种态度才是正确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

  我们的敌人要利用我们的每一个缺点和错误来破坏我们的党,是不奇怪的。我们除了要经常提高警觉性之外,应该在党内每一次缺点和错误发生的时候,尽可能减少给敌人利用的机会,这是每一个爱护我们党的同志所应有的职责。如果我们的党员在党内斗争中不顾到这一点,如果他只图一时的痛快,甚至不拒绝坏分子的援助,而和坏分子结合,或者还假借党外的某种力量和援助来达到他在党内的某种目的,那末,他就在政治上、党的纪律上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们的党员,在党内应该反映正确的思想,学习好的模范,而对于不正确的思想和坏的样子,就不应该学习,而应该反对。但是,党内的实际情况是,某些同志除了反映正确的思想、学习好的模范而外,也还反映一些不正确的思想,学一些坏的样子。对于某些同志来说,似乎是学坏容易而学好难,这是值得我们严重注意的。这些同志在党内有某种错误发生的时候,常常有意无意地助长和扩大这些错误,在党内斗争中常常站在错误的一方面,或者不分别正确和错误,只看哪一方面行时,就站在那一方面。

  对于这些同志,如果不给以严格的批评和锻炼,他们是很难进步的。

  至于那些对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坏现象抱自由主义、官僚主义态度的同志,当然也是错误的。我想,这对于你们马列学院的学生应该是很明白的。因为在你们学过的“党的建设”里面就讲到党内自我批评和思想斗争的必要,对于这个问题解释得很清楚、很深刻,你们可以去研究,我在这里用不着多讲。现在我所要指出的,就是在我们党内抱这种自由主义态度的同志的确还是不少。真正负责地、正式地、诚恳地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去揭发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一切坏的现象,从而加以改正和清除,常常是做得不够,特别是由下而上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做得不够,在这一方面我们还必须大大加以发扬。然而,在党内,对于这个人或者那个人、对于这件事或者那件事的不负责任的、非正式的批评,以及背地里的议论和闲话,却是不少。

  这是党内自由主义的两种表现形态。这表示某些同志在政治上的发展、革命斗争中的勇气还不够,也反映党内民主的正确发扬还不够。某些同志不敢破除情面,不敢得罪别人,怕引起别人的抱怨和对于自己的反批评,而宁愿放任各种缺点、错误在党内存在,采劝得过且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敷衍了事的态度,然而却又在背地里去议论人家,这对于党是无益有害的。不负责任的批评和议论,可以引起党内无原则的纠纷和不团结的现象,而党的缺点和错误却不会因为这种不负责任的批评和非组织的议论而得到改正。我们提倡党内负责的、正式的、对党有益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党内既有各种缺点和错误存在,既有各种不正确的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存在,而这些不正确的思想意识中的每一种都可能在某种时期发展成为党内某种倾向,引起党内某些原则上的分歧,妨碍党的行动的一致。因此,如果不发展党内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不经常地揭发和纠正各种缺点和错误,不克服各种不正确的思想意识,不进行党内斗争来克服党内的分歧,而在党内斗争中采取折衷的态度和“中间”路线,或者得过且过,敷衍了事,那末,就不能正确地教育党,教育阶级,教育群众。

  在党内斗争问题上的自由主义,还表现在另外一种现象上。这就是当着党内某种争论已经发生的时候,许多同志把工作放着不做,而去整天整月地进行空洞的争辩,或者任意地放纵起来,在这种争辩中使党内的团结松懈,使党的纪律削弱,使党的威信受到损害,把我们战斗的党的组织和党的机关变为争辩的俱乐部。这种现象,过去在我们党的某些组织中是不只一次地发生过的。这同我们所主张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毫无相同之点。我们之所以需要批评和自我批评,不是为的损害党的威信,败坏党的纪律,削弱党的领导,而是为的提高党的威信,巩固党的纪律,加强党的领导。

  所以,对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坏现象,采取自由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态度,是不对的。我们必须发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正确地进行党内斗争,来反对党内一切坏的现象,克服党内的分歧。只有这样,才能使党巩固、发展和前进。

  在党内斗争中抱绝对态度的同志,也是不对的。

  这种态度,是自由主义态度的反面。因为他们不了解党内不正确的思想意识有深厚的社会根源,绝不是一下子可以肃清的。党内的许多同志在各种不同的时候,都可能多少不一地反映社会上一些不正确的思想意识,受到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影响,而在工作中会犯一些错误,这是任何一个同志都不能完全避免的。如果说,所有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同志,所有犯了错误而不是不可救药的同志,都一律不要,都一概不能容纳,都绝对地拒绝他们,或者把他们都从党内驱逐出去,那末,我们党内也就没有什么教育同志和巩固组织的任务了。如果我们党采取了这样极端的政策,那末,这种抱绝对态度的同志自己,最后也就不能不从党内被驱逐出去。抱这种绝对态度的同志,特别不了解共产主义事业中一项极大的艰苦的工作,是要把人类改造成为大公无私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公民,是要经过长期斗争的锻炼和教育,把带有各种弱点的人类改造成为高度文明的共产主义者。如果他们了解了这一点,他们就应该懂得,教育和改造已经加入党的多少带有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的党员,是我们党内一项重要的经常的任务。

  自然,教育和改造这些党员,要作长期的、耐心的努力,是很艰苦的工作。但是,如果这样的艰苦工作都不愿做,都畏难,那还说得上什么改造世界和改造人类呢?改造世界和改造人类这样的空前艰巨的工作,我们都下决心做,都不畏难,那末,现今世界上还有什么艰苦工作可以使我们畏难的呢?具有共产主义世界观的共产党员,是大无畏的,是不怕一切艰难和困苦的,是了解世界事物发展的曲折进程的。那些抱绝对态度的同志,由于不了解共产主义事业的艰巨性和曲折性,所以,他们畏难,想走直路,想一下子就肃清一切不痛快的东西,一下子就跳到他们理想的世界去。他们这样想这样做,是一定要碰壁的。在他们碰得头破血流以后,又往往悲观失望,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前途丧失信心。他们就是这样从左的极端走到右的极端,把自己的非无产阶级思想的本质在人们的面前充分地暴露了出来。尽管抱着这种态度去对待党内的缺点和错误,对党、对同志、对自己都很不利,然而可惜的是,我们党内还是有不少同志在不同程度上抱着这种错误的绝对态度。

  党内斗争之所以必要,并不是由于我们主观地嗜好斗争,欢喜争辩,而是由于在党的发展过程中和无产阶级斗争过程中产生了党内原则上的分歧。在这个时候,“只有通过为维护一定的原则、一定的斗争目标、以及达到目标的一定的斗争方法的斗争,矛盾才能克服。”任何妥协都是无济于事的。这就是说,当着问题的争论已经发展成为原则上的争论,非用斗争来解决不可的时候,我们应该毫不躲避地进行党内斗争,来解决这些争论。而不是说,我们在一切日常事务问题上,在纯粹带实际性质的问题上,都要小题大作、板着面孔来进行党内斗争,都要绝不妥协。

  “在当前政策问题上,在纯属实际性质的问题上,可以而且应该和党内抱有不同思想的人作各种妥协。”

  当着党内产生机会主义思想,存在原则分歧的时候,我们当然必须进行斗争,来克服机会主义思想和各种原则错误。但是,这绝不是说,在党内不存在原则分歧、没有产生机会主义的时候,硬要把同志间在某些纯粹带实际性质的问题上的不同意见,扩大成为“原则分歧”。

  毛泽东同志说:“党一方面必须对于错误思想进行严肃的斗争,另方面又必须充分地给犯错误的同志留有自己觉悟的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过火的斗争,显然是不适当的。”

  对于党内某些犯了原则错误或机会主义错误的同志,当着他不听说服,不顾党的批评,而坚持错误,刚愎自用,顽固不化,抵抗党的方针,或者采取两面派态度的时候,给以严格批评,以至给以组织上的处分,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这些犯错误的同志,并不坚持错误,经过平心静气的讨论、说服和批评之后,愿意改正错误,放弃他们原来的观点,或者正在冷静地考虑他们的错误,并且和其他同志进行平心静气的讨论的时候,就应该对他们的每个微小进步表示欢迎,不应该一律给以处分。自我批评和党内斗争,并不是面孔板得愈凶就愈好,也不是处分同志愈多就愈好,而应该以真正能够教育犯错误的同志、帮助犯错误的同志纠正错误、教育党和巩固党为最高目的。

  党内的左倾机会主义者对待党内斗争的态度,他们的错误是很明显的。按照这些似乎疯癫的人看来,任何党内和平,即使是在原则路线上完全一致的党内和平,也是要不得的。他们在党内并没有原则分歧的时候也硬要去“搜索”斗争对象,把某些同志当作“机会主义者”,作为党内斗争中射击的“草人”。他们认为,党的发展,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胜利,只有依靠这种错误的斗争,依靠这种射击“草人”的火力,才能得到灵验如神的开展。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平地起风波”,故意制造党内斗争,才算是“布尔什维克”。当然,这并不是什么真正要郑重其事地进行党内斗争,而是对党开玩笑,把极严肃性质的党内斗争当作儿戏来进行。主张这样做的人,并不是什么“布尔什维克”,而是近乎不可救药的人,或者是以“布尔什维克”名义来投机的人。

  以上所说的,就是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坏现象的问题。我们在反对党内党外各种黑暗东西的斗争中来改造世界和人类,同时也改造我们的党和我们自己。党内斗争,是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新旧事物的矛盾在党内的反映。党在党外的阶级斗争中——在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中来锻炼、发展和巩固自己,同时,党又在党内斗争中达到自己的巩固和统一,而更有计划地、正确地、有力地去领导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所以,对于党内各种缺点、错误和坏现象,采取自由主义的态度,企图抹煞党内原则的分歧,掩盖党内矛盾,躲避党内斗争,敷衍了事,是根本不对的,是对敌人有利的,是和阶级斗争发展的规律相违背的,是和我们在斗争中改造世界、改造人类的基本观点不相容的。同样,脱离党外的阶级斗争,脱离广大群众的革命运动,使党内斗争变为空洞的清谈,也是不对的。因为离开广大群众的革命斗争,去锻炼、发展和巩固党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把事情弄到另外一个极端去,面对一切有缺点、错误但不是不可救药的同志,采取敌我不分的态度,或者抱着绝对的态度,都机械地过火地去进行党内斗争,主观地去制造党内斗争,也是根本不对的,是和党的发展规律相违背的。对于党内犯错误的忠实的同志,不应该和他们决绝,而应该抱着爱护和同情的态度,去说服、教育他们,帮助他们在斗争中锻炼自己,改造自己。如果他们不是坚持错误,不可救药,就不要打击他们,驱逐他们。

  虽然在我们的党内还存在着某些缺点和错误,还有某些个别的部分的坏现象,但是我们完全相信,在工人运动的发展中,在伟大的群众革命斗争中,是能够而且一定要肃清这一切坏东西的。中国共产党以往十余年来斗争的历史和伟大进步,世界各国工人运动发展的历史,都使我们对于这一点深信无疑。

  党内斗争,是整个革命斗争中不可缺少的必要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的同志不但应该有党外斗争的锻炼和修养,而且应该有党内两条战线斗争的锻炼和修养。但是,在我们党内的不少同志中,对于党内两条战线斗争还没有真正深刻的体会,还缺乏应有的锻炼和修养。这不但表现在党内有些同志常常进行许多无原则的斗争中,而且表现在我们有些同志,甚至斗争历史较长的某些同志,常常在党内经不起批评,受不得委屈。这些同志在同反革命进行斗争的时候,不论斗争是如何的残酷,如何的艰难困苦,受到反革命如何严重的打击,他们都是绝不动尧毫不抱怨、从不伤心的。但是,他们在党内斗争中,却丝毫也经不起批评、打击,受不了委屈、冤枉,甚至连一句不好听的话也受不起。或者是多心多疑,以为别人的某些话是有意隐射他的,为了这些话,他可以抱怨、伤心到极点。这种现象是不能不引起我们注意的。

  我们应该说,这些同志一般都是很好的同志,因为他们坚决地和反革命斗争,他们把自己的党当作温情满怀的母亲。当他们在和反革命进行了各种艰难困苦的战斗之后,回到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中来,是应该受到各种鼓励、安慰和抚爱,而不应该受到任何打击和委屈的。他们的这种希望,也是应该有的。然而,有一点他们没有估计到或者估计不足,这就是我们党内还有各种缺点、错误,还有党内斗争,每一个同志也必须经过这种斗争。在我们党内对各种缺点错误要进行批评,要进行斗争,这并不是党的无情,而是党在革命斗争中不能避免的现象。在党内斗争中,受到各种正确的批评是必要的,对自己对同志、对党都是有益的。同时,有些同志在某些时候,在某些事情上,受到某些不正确的批评和打击,甚至受到某些委屈和冤枉,这也是难免的。这些同志没有估计到这一点,所以一遇到这些情况,就觉得奇怪,就出乎意外地难过和伤心。

  在这里,一方面,我觉得,我们的同志要注意和其他的同志团结,要用诚恳坦白的态度对待同志,不要随便地用言语去伤害其他的同志,不要挖苦刻薄,尤其不要在别人的背后不负责任地去批评同志。对一切同志的错误,应该站在帮助和爱护同志的立场,诚恳地当面地进行劝告和批评。这是我们,尤其是比较负责的同志应该注意的。

  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的同志应该经常有党内斗争的准备,应该虚心接受一切正确的批评,同时也应该受得起误会、打击,以至委屈冤枉,尤其不要为别人的一些不负责任的、不正确的批评和流言所刺激而冲动起来。除开同志间组织上正式的相互批评以外,只要自己的思想正确,行为正大,对于别人不负责任的误会和批评,必要时可以申明和解释一下,如果解释不了,只好让别人去说。中国有两句谚语:“谁人背后无人说,那个人前不说人?”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世界上完全不被别人误会的人是没有的,而误会迟早都是可以弄清楚的。我们应该受得起误会,在任何时候都不牵入无原则的斗争,同时也应该经常警惕,检点自己的思想行动。

  这就是说,我们应该注意自己不用言语去伤害别的同志,但是,当别人用言语来伤害自己的时候,也应该受得起。

  党内无原则的纠纷,我们是在根本上反对的。因为它“无原则”,对党有害无益。因为它“无原则”,在一般情况下没有多大的“是、非、善、恶”可分。所以,我们对于那些无原则的斗争,不要去评判谁是谁非,去计较谁好谁歹,这是弄不清楚的。我们只有在根本上反对这种斗争,要求进行这种斗争的同志,无条件地停止这种斗争,回到原则问题上来。这是我们对无原则纠纷和无原则斗争所应该采取的方针。但是,党内如果发生某些无原则纠纷,在某些原则斗争中如果夹杂着许多无原则纠纷的时候,又怎样办呢?或者这些无原则的纠纷特别要来光顾我,把我牵扯在内,又怎样办呢?那末,我们还只有着重原则问题,而不要去着重无原则问题。我们应该根据上述的方针,严正对待这些无原则纠纷,始终站稳自己的原则立场,不被牵扯到无原则纠纷中去。不要人家来一个“不对”,我也还他一个“不对”。我应该始终站在“对”的方面,去反对人家的“不对”。这件事对于我们某些同志来说,是很不容易做到的,所以,我们的同志必须特别注意锻炼和修养。

  现在,我把上面所说的一些问题作一个简单的总结。

  共产党员在思想意识上进行修养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忠诚纯洁的进步的模范党员和干部。这就要求: (一)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学习和革命斗争的实践中,来建立自己的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建立自己的党和无产阶级的坚定立常 (二)根据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根据党和无产阶级的坚定立场,去检查自己一切的思想行动,纠正一切不正确的思想意识,同时,以此去观察问题、观察其他同志。

  (三)经常采用正确的态度、适当的方式,去和党内各种不正确的思想意识,特别是对于影响到当时革命斗争的各种不正确的思想意识进行斗争。

  (四)在思想、言论、行动上严格地约束自己,特别是对于同当时革命斗争有关的政治思想、言论和行动,要用严格的立场和正确的原则来约束自己,除此以外,最好连许多“小节”(个人生活和态度等)也注意到。但是,对其他同志的要求,除开原则问题和重大的政治问题以外,就不要过分严格,不要在“小节”上去“吹毛求疵”。

  党员的思想意识的修养,照我讲来,基本上就是这样。

相关阅读:共产党宣言 八荣八耻 论人力资源经理的修养

北京公开课

3.14159 管理就这么简单 古文观止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