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出处 火烧圆明园

火车票(2011)

梦幻短篇小说 - 原创 张智勇

春节快到了,每天都为买火车票的事情发愁。这几天天天做梦,梦的就是火车票的事情。这不,昨天又做梦了。

本来打算三点钟就去排队的,可是闹铃响没有听见,醒来已经5点多了。牙齿也没有刷,厕所也没有上,赶紧往外跑。北京的冬天真是够冷的。直觉得浑身上下直哆嗦。到了售票点,我的娘啊,已经排出路口了,我前头足足有300多人。一分钟一个人,5个钟头,9点开始,这排到我下午两点了。不行,我得往前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从队尾走到队头,没有发现一个认识的人。不行,我得插个队。我从队尾走到队首,又从队首走到队尾,不时地还喊两嗓子:“大家都排好队,注意秩序。”趁人不注意,我就在队伍中间停了下来。我怕被人发现,只感觉我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来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觉得浑身上下发热,腋下直冒汗。过去了大约五分钟,前后没有人说什么,我就对我自己说:“插队成功。”

我往前看了一眼,我前面大概有150人,这样我就能在吃中午饭之前,买到票了。我真有才。我真聪明。平生我最瞧不起那些随地吐痰、到处乱扔烟头、不排队的人,今天我觉得这插队插得太值了。我往后看了一眼,就这会,我的后面又多了有200人。真是感谢我父母给我读了硕士,要不我就有可能在队尾排着呢,就可能因为我排到了队尾而没有买到火车票。我越往后看,越觉得排在我后面的人比我傻。识时务者为俊杰。韩信不还受胯下之辱的吗?这会,如果排在队首的人里有一人说:“后面的孙子,谁从我的裤裆底下钻过去,我的位子就给他了。”我估计会有一大堆人拥上去,说:“我钻,我钻。”谁家父母不惦记着孩子早日回家看看呢。

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便又感觉到冷,钻心的冷。为了转移注意力,我便设法跟旁边的人说话。我后面是一个小老头,刚才我夹三儿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他的脚有点瘸,我也是在一个白领,虽然没有钱做飞机,坐动车,但也不至于跟一个残疾人套磁吧。前面是一个小姑娘,身材矮小,头发很亮,我的心又跳了起来。如果能跟一个小美女搭上讪,也算没有白挨冻。说不定我们还是一个火车,一个包房......我清了一下嗓子:

“小美女,也买票啊?”

“你有病啊,不买票大半夜在这里站着?”

“你这是去哪里啊?”

“回家啊,还能去哪里啊?去白宫得坐飞机。”

这位早上出来前吃的炸药。我便转身跟那个小残疾老头搭讪,实在太无聊,还有两三个钟头呢。干站着?我以我最大的努力,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这小老头倒是一个爽朗的人,也对我笑了笑。人家那个笑叫自然。可是他一说话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又长个了,就这么会儿?”

“太冷了,我刚才是有点缩头缩脚。”

“还变性了?”

“变性?”

“对啊,刚才我前面是一个矮个子小姑娘,怎么一下子变成一个大老爷们了?”

“大哥,您真是大人大量。我还以为您没注意呢。”

“我怎么没注意呢?你注意我的腿没有?”

“没有。要不您排我前头?”

“去年买票的时候,我排第一个。我前面插一个票贩子,我不干呢,后来我的腿就成这样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会才觉得自己笨嘴拙舌。想了半天,我说:

“我不是票贩子。我是想回家看父母的。自己坐车,不贩卖车票。去年我就是从票贩子那里拿的票。他们太可恶了。加好多钱。没想到他们还打断了您的腿。说不定我去年那票还是从打断你腿的那人手里买的呢。今年我就是冻死,也要饿死他们,给你报仇。

“对付票贩子,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你想,票贩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他们没有流动资金。所以我们只要提前卖春节的火车票,票贩子们的资金链就断了。只要银行不给他们贷款,他们就没法生存了。

这位去年被票贩子打断腿的显然不明白我这个国际金融硕士研究生的话。

“你想啊,假设一张火车票500块钱,票贩子贩200张,需要10万块钱,现在提前5天卖票,这个10万块钱他只占用5天,每张票赚200块,5天时间,他就能够获利4万块。如果他自己没钱,向亲戚朋友借一点,或者借高利贷都可以。因为贩火车票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提前一年卖这个火车票,对你对我这样坐火车的人没有什么损失,500块钱存银行,一年的利息就是20块钱,像咱们出来排队的,买个矿泉水喝,再吃一碗馄饨,这20块钱就没了。更何况,这20块钱,我换来了一年的安心。自从去年春节出来,我就一直担心这春节回家的火车票。你说这多花20块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更重要的是,我们一会排到了,票没有了,还得从票贩子那里买,还得多200, 所以多花20在年初,年末省下200多啊。

“可是票贩子不一样,他没有钱,他不可能压一年的资金。对他来说,如果提前一年卖春节的火车票,他们的贩票成本将增加将近100倍。如果银行不给票贩子贷款,票贩子从此就销声匿迹了。

“人家美国就提前一年卖火车票,所以美国就没有票贩子。”

其实我从来没有去过美国,还真不知道美国的火车长得什么样子。唯一能跟票贩子沾上边的,估计就是西部片里面的那些牛仔。

我发现老头好像没有在听我说话了,眼睛看着别的地方了。我顺着他的目光,我的娘啊,这不是美国总统吗?他比电视里看着还要精神,还要显得高大。他来干什么?于是我就窜到他前面,继续讲我的关于春运火车票的设想。但是听众变了,现在我的听众是美国总统,他最关心什么?医疗改革,就业。反正就是钱。于是我便用流利的英语说:

“中国春运有2亿客人,如果每个人花500块,这个市场就有1000亿。如果我们再搞一些增值服务,这个市场就更大。如果我提前1年卖票,或者甚至提前两年卖票,我手上可以有几千亿的资金。可以买好多美国国债......”

“美国国债?It's none of my business!"

“你不是美国总统?”

“不,我是美国火车票贩卖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风投公司,的董事长,My name is Leader Bridge. ”

“六点八九?跟我网站的名字一样,您这是侵权!”

“李大伯记。对,你就叫我李大伯好了。

这美国鬼子还挺会占人便宜,要不人家怎么是董事长呢。

“我们在全世界对火车票市场进行着广泛的投资,这次是专门来考察中国的春运市场。不过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很有见解。我们可以详细谈一谈。”

“详细谈一谈......详细谈一谈......详细谈一谈......”这老美的话在我耳边不断的回荡,声音不断的放大。

啊,风投公司看上我了!我的眼前立即出现了深圳股票交易所大盘翻红,不断上涨的情景。哦,不,是香港证交所!哦,不,是纳斯达克!我马上就要成为美国火车票贩卖有限公司旗下亚洲公司的董事长。别墅、奔驰,还有刚才排在我前面的那个小美女。哎,我前面那个小美女怎么突然不见了?阅读全文

“进去了,进去了。”这是卖票的在吆喝后面的进入卖票的那个小屋子。等到进了小屋子,很快就有答案了。

我是要买什么车次的票。我记得我昨天还专门在火车票网站上查了一下。糟糕,没有带那张纸。眼看就要到我,如果我说不清,我这个队就算白排了。我把那张纸忘在办公室了。赶紧跟同事联系,让他们把我写在纸上的车次告诉我。可是坐在我旁边的同事叫什么?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急死人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啊,天无绝人之路。这来电话的正是坐我旁边的同事,我可以知道我的车次了。我前面还有3个人。

“佘总,您在哪里?老板说了,您已经擅自离开办公室,已经超过3个小时30分钟,如果30分钟以内,不到办公室,您就要被开除了。”

“我还有10分钟就买到票了......”

“您赶紧回来吧,饭碗都要没了,还要火车票干什么?”

“饭碗要没”这几个字一下把我惊醒。我赶紧穿上衣服,往外赶。大门口值勤的李老头,见着我了:“佘总,这半夜三更的您是去哪啊?”

“半夜三更?”

“可不吗?刚刚4点钟。”

我揉揉眼睛,看了一下手表,3点59分。我是半梦半醒啊。我又回到房间,倒头又睡了。

(未完待续)

火车票 2012 I have a dream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