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tal rule

内训培训网欢迎您的访问。

梵语千字文 University Heart Sutra Sanskrit Heart Sutra - Max Muller Heart Sutra - E. Conze Heart Sutra

梵语音译

梵语音译,首先是汉译佛经的音译。许理和《佛教征服中国》之“音译系统”写道:“然而,还有一个情况,即佛教音译系统的起源问题,也涉及到外交部门与佛寺的联系。”“佛典翻译者(尤其是记录译文的中国文人)从一开始就不得不面对译音的问题,即用汉字来表示印度专有名称及佛教术语的读音,因为汉字作为象形的书写符号,比起拼音书写系统,它不适于完成此项工作。

为了避免混淆和误解(当然,如果所有汉字不加区别的使用,危险必定会很大),传译者似乎已在使用一组便于在音译时使用的有限的符号。由于明显的原因,那些很少出现在规范书面汉语中的字(譬如萨、阗、鞮、勒、伊、昙等)受到优先考虑。但另一方面,相当常用的字,如山、尸、于、门、车、沙等,也经常出现于佛教译文中。

我们几乎无法谈及最早的音译系统。以汉字语音撰写外来词,被任意分成许多音节,其中的每个音节都被翻译成这些符号中的某一个字。每个汉字音节可以有多种方式(źhän善、膳、鄯、禅、饍、缮;b’uat軷、钹、飓、跋),并且可以代表许多外语音节(b’ua婆或陂:va,vā,pā,bā,pha,bhā,vat,vajra,ava,upa,sphā,等)。个别词的音译人为标准化(buddha:b’jhәu d’uo浮屠、浮图,b’jhәu d’ әu浮头,b’juәt[-δ]佛)。

但是,即便在最早的音译中,以及以后高级发达和标准化的音译系统中,我们发现了同样显著的倾向—为了方便音译而采用数量有限的文字,这些没有含义的符号乃是一套便利的语音记号。”

许理和进而把佛教经典的翻译中的原始音译系统追溯到《汉书》和《后汉书》中的《西域传》,这两个《西域传》总共包括大约200个译过来的外来词(主要是地名)。

“在这些文件(献)中不只一次被用于音译的文字,80%以上(即93个字中的77个)组成了常见于佛教音译的符号。大量相当特殊的字都为世俗或佛教音译所采用,这不能仅仅说是巧合。我们只能认为:佛教传译者使用了当时翻译外来语音的基本系统。”

应该说,许理和在大致上是正确的,在佛教经典的汉译之前已经存在着原初的翻译对照手册,它们主要是孝武帝时期生活在中国的西域诸国人(群)建立起来的,与两种《西域传》具有时间-空间共建同构的关系,而不是从《西域传》中提出来的。

相关阅读:Sanskrit Transliteration Hindi Transliteration

Heart Sutra Sanskrit Devanagari prajñāpāramita-hṛdayam sūtra grammar prajñāpāramita-hṛdayam sūtra vocabulary

心经梵文音译 天城体 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 Prajñā-Pāramitā-Heart Sutra prajñāpāramita-hṛdayam sūtra Sūtra du Cœur

梵语音译(图)

内训培训网感谢您的访问。

内训师姓名查询 内训师地区查询 内训师所在机构查询 内训师课程分类查询